含羞草实验研究所在哪里进入

  含羞草实验研究所在哪里进入 许诗诗赶忙走上前去,一把将玲姐拉到身后,满脸温怒道:“你们居然还敢动手?”

   那名穿着黑背心的带头大汉冷笑一声,咧嘴道:“动手又怎么了?”

   “我们洪老板从中海那么远赶来,叫你去喝两杯是给你面子,居然还在这端着!真是不识好歹!”

   许诗诗柳眉一竖,只是她还没来得及说话,梁欣雨率先就冲上前,叉腰怒道:“许姐姐都说不去了,你们干嘛要强人所难?”

   梁欣雨可是许诗诗的超级粉丝,见到偶像被刁难,她立马就气不过了。

   “嘿,这哪来的小娘皮?居然还敢管老子的事情?”黑衣大汉戏谑的看了一眼梁欣雨,一脸玩味的想要伸出手去摸她了脸蛋儿。

   “滚!流氓!”

   梁欣雨见他要对自己动手,率先就是一巴掌抽了过去。

   “啪!!”

   由于梁欣雨身材十分的高挑,这一巴掌直接就抽在了黑衣大汉的脸上,顿时打的他脑袋一懵,紧接着脸色就阴沉了下来。

   “你他妈居然敢打我?看老子等下不压死你!!”

   黑衣大汉满脸的狰狞之色,怒骂一声伸手就要去抓梁欣雨。

   海边的转身

   梁欣雨顿时吓的小脸一白,身后的许诗诗和小瑶也都是大惊失色。

   只是,黑衣大汉的手还没来得及触碰到梁欣雨,忽然感觉手腕一紧,直接就被一只铁钳似的大手给擒住了。

   黑衣大汉心中一惊,抬眼一看,就见一个长相清瘦的小青年,正一脸淡漠的站在自己面,修长的手掌正抓住了自己的手臂。

   惊慌失措的梁欣雨见到挡在身前的苏凡,眼神之中泛起一阵莫名的情绪。可能,那是一种她从未体会过,称之为‘安感’的东西。

   “给老子松手,老子可是中海洪老板的手下!”

   黑衣大汉吼叫着想要抽回手臂,可却发现自己无论怎么用力,都不能挣脱半分,这让他不禁心中更为惊骇。

   这个清瘦小青年为何又如此强大的力量?抓住自己的手跟个铁钳似的,掰都掰不开。

   “你老大是中海来的洪老板?”

   苏凡眉头一挑,道。

   中海姓洪的好像就只有三大家族之一的洪家,但他们的家主洪五爷,上次不是被自己给杀了么?

   黑衣大汉闻言,顿时从惊诧之中回过神来,冷哼一声,道:“不错!我老大正是中海三大家族之一,洪家的新任家主洪七爷,现在知道害怕了么?”

   “如果你现在滚蛋的话,我可以饶你一条……啊啊啊!!”

   只是,这黑衣壮汉一句话还没说完,忽然就发出了骇人的惨叫声。

   一众小弟们惊骇的看了一眼大汉的手臂,只看见被苏凡抓住的地方,此时宛如被扭成了麻花。

   “哦,原来是又换了一个家主。”苏凡淡淡说道:“那我不介意多杀一个。”

   黑衣大汉此时捂着断掉的手臂,不断的痛苦哀嚎着。一众小弟见到苏凡这凶残的手段,皆是眼皮不住的抽搐。

   比起这凶残手段,更让他们心中震惊的是,在报出洪七爷的名号之后,这小青年不仅不害怕,更是扬言要杀了他?

   而且,多杀一个是什么意思?

   “你们还发什么呆!赶紧给老子一起上啊!草!!”

   黑衣大汉愤怒的吼叫着,一众小弟这才回过神来,强压心中的惊惧,一个个抄起铁棍就朝苏凡砸了过来。

   苏凡身后的三个女人都是一惊,只是她们还没来得及呼喊,只听随着一阵‘唰唰’声,所有小弟皆是惨叫倒地。

   “去给你们老大带个话,不想死的话就过来磕头谢罪。”

   ……

   与此同时,另一见暗房内,此时正摆着一桌不大的酒席,席上就坐了两个人。

   “文兄,来,干杯!”

   一名穿着粉黄色西装,戴着金丝边眼镜的胖子,此时正坐在陈汉文的对面,举起酒杯道。

   “洪七兄真是有能耐啊,居然一举坐上了洪家家主的位置,从此就是中海三大家族之一的老大了。”

   陈汉文满脸羡慕的说道。

   虽然在陈家面前,洪家根本就不值一提。但洪七爷可是家主,而自己在族内地位就很一般了。

   这不,为了能在老爷子面前图个表现,陈汉文便邀请了洪七爷过来,两人准备促成一些商业上的合作。

   “文兄,实话不瞒你说,我能坐上这个家主的位置,跟我的能耐没有半分钱关系。”洪七爷苦笑摇头,道。

   “哦?这话怎么讲?”陈汉文一脸疑惑。

   洪七爷闻言,不禁砸了砸嘴,摇头笑道:“多亏了一个神秘人啊,要不是他把洪五给做了,我就是熬到死也没当家主的机会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