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69a盘她s苹果

669a盘她s苹果 “就算是这样,大哥一定知道母亲要他的命。对了,大哥一家来京城的路上,母亲让青虎帮的人对大哥一家下杀手……

好在,大哥他们当时随镇远候府的车队一起进京的。候府的家将护住了他们,若是他们单独出发,可能早没命了。”

白振明气得用力拍桌几,“怎么可以这样?她怎么可以这么做?”

白振新苦笑道:“母亲那里会讲道理?她的喜好就是道理。

她喜欢的便是好的,她不喜的,便是要除掉的。大哥一家定是心寒了。”

白振明心里升起一股无力感,重重的叹口气,“老四,你说母亲她怎么这样?大哥是继在她名下养大的,也是她的儿子,她怎么可以这样?”

白振新也想不明白,摊摊手道:“有什么法子?母亲就是这样的性子,一辈子,几十年如此。”

白振明想想道:“老四,平时我们多盯着点,不能让母亲再做伤害大哥一家的事。”

白振新道:“现在到没有什么好担心的,母亲被舅母拘在府里,哪里也去不了。

哦,对了,现在看来,舅母把母亲拘在府里,是担心母亲生出事非来,就此扯出春闱的事。”

白振明重重叹口气,“接下来,我们谨慎点,大哥一家能帮得到的,要尽量帮帮。”

白振新跟着叹气道:“唉,我看难,母亲容不下大哥一家,若是晋王…….大哥一家很难躲过。”

棒针毛衣少女棚内冬日写真

“先走一步再看一步,我们都多盯着点,这两日我去寻寻大哥。衙门那边打点好了,你明日跟我一道过去。”

白振明帮白振新在衙门里谋到一份差事。

白振新点点头,“好,衙门那边,我得做些什么准备?”白振明详细做些交待。

白如月坐在马车上,白启岩白启力骑马跟在边上,一起往樊楼去。

到樊楼,柳絮巧眉跟在白如月身后往里走,柳絮低声说道:“小姐,这个点了,怎么没什么人呀?”

白如月下车便发现了,巳末,该是酒楼人较多的时候,今日却静得有些冷清。

“不用担心,可能被王爷包场。”白如月解释道。

柳絮后知后觉的哦一声,心里暗想,包场,这么大的酒楼,得多少银子?

白如月跟在三哥,四哥身后进到大厅,李大掌柜带着二掌柜三掌柜迎了过来。

李大掌柜双手作揖向白启岩恭贺,“久仰久仰,白解元光临樊楼,樊楼蓬荜生辉呀,几位楼上请,楼上请,王爷与世子已经到了。”

李大掌只忙着招呼白启岩,像是不认识白如月与白启力一般。

白启岩跟着客套寒暄一阵,礼让着往楼梯处走。

白启力把头凑近白如月边上,轻声说道:“难为李大掌柜他们了,要装着不认识你,挺为难他们的。”

白如月昂头看一眼四哥,轻笑道:“习惯了就好,除了你和阿爹,没有人知道这酒楼是我的。”

三人走几步,百里锦从楼梯上下来,朝三人拱手作揖道:“白解元,恭喜恭喜!”

白启岩立即作揖还礼跟百里锦寒暄,礼让着上楼。

白如月乖巧的跟在身后往上走,上到二楼,李大掌柜把一行人引到最大的雅间花开富贵。

李大掌柜到门边后,立身候在门口,没有往里走。

百里锦带着三人进到雅间。

百里锦开口朝站在窗户边的梁王禀道:“王爷,白解元兄妹到了。”

梁王转过身来看向白启岩三人,目光直接落到白启岩兄弟二人身后的小姑娘身上。

白如月也正好看向了梁王,二人目光在空中相遇,白如月浅浅的朝梁王笑了笑,梁王看见小姑娘两眼带笑,心里顿了一下,小姑娘长大了,笑容很暖心,不像之前那般满身带刺。

梁王嘴角抿了抿。

白启岩与白启力立即拱手向梁王见礼,梁王抬了抬手,说道:“不必多礼,坐吧。”

白启岩与白启力见到梁王,带着几分恭敬与拘束。

吴明杰忙打圆场道:“来,来,岩哥儿,力哥儿,坐这边。月儿,这边有茶果点心,你来尝尝。”吴明杰边说边招呼白如月用点心。

白如月朝吴明杰福身,“谢谢大哥哥。静姐姐她们不来吗?”

梁王把一盘糯米凉糕往白如月边挪了挪,来京城的路上,他记得这丫头最喜这吃食。

吴明杰见梁王挪动凉糕,手顿了一下,随即把凉糕挪到白如月面前。

嘴上却没有停,笑道:“静儿明年就要笈笄了,是大姑娘了,被三婶拘在府里呢,不能随便往外跑了。月儿可要抓紧机会玩,再过几年,也如静儿她们一般,被拘在府里学各种规矩。”

白如月满脸同情的说道:“静姐姐好可怜,天天拘在府里,多没意思。明儿月儿给静姐姐下帖子,约她出来玩。”白如月边说边伸手拿了块凉糕,开始吃起来。

白如月咬一口,愣住了,这凉糕不是樊楼做的,是王府凉糕。

白如月抬头看向梁王,笑道:“凉糕好吃,和三年前一个味儿,谢谢王爷。”

梁王淡笑一下,说道:“喜欢,吃两块便好,不可多吃,糯食,吃多了怕不克化。”

梁王说得很随意,听得白如月心暖暖,再次侧头看向梁王,见他正好看自己,目光相遇时,白如月觉得心像羽毛拂过一般,丝丝麻麻的感觉向全身漫延,他眼睛像见不到底的深潭般,让她移不开眼。

梁王见白如月看向他,眼里多了明媚的笑意,轻问道:“怎么?哥哥说得不对?”

吴明杰诧异的看看梁,又扭头看看白如月,一瞬间,吴明杰好像领悟梁王为什么要庆贺岩哥儿与远哥儿了。

白如月愣了一下,哥哥?那门子哥哥?

白如月稍稍欠身道:“王爷说得对,月儿不能贪嘴了。”

梁王听到白如月尊他为王爷,眼里闪过一丝失落,明明之前答应他的,这丫头怕是早把她承诺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了。

甜甜的唤吴明杰大哥哥,亲昵得让人羡慕,对他,却疏离的叫王爷。

梁王抬手端了碗牛羹乳递到白如月面前,很好的隐去那点失落,“这样才乖,不要只吃凉糕,喝点牛羹乳。”

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!..